朝鲜战争五大山地攻防战

2016-04-20 20:11

朝战美军阵亡有两个数字,一个是54,246人,近年来更正为36,576人,许多人对这两个数字感到混淆,甚至有阴谋论的出现。现在在此解析一下。

首先来谈谈54,246人死亡这个数字怎么来的。要知道,朝战对美国人来说是个「被遗忘的战争」,一直都没有受到太多关注,要等到近十年来,才开始有人呼吁要正视这段历史,也才在1995年设立朝战纪念碑。设立纪念碑时,由于1973年的火灾摧毁了国家服役人员数据中心的部分数据,在没有仔细研究下,把人员资料中心提供的54,246人当做是朝战死亡人数,而把还有纪录留存的37,000多人列入朝战阵亡详细名单中。两年以后,由于名单上出现许多问题,经民众反应,才发现这54,246人是从1950年6月27日到1954年7月27日(韩战结束后一年)四年中美军在全世界死亡的人数,而37,000多人的详细名单中也有许多都不是在韩国战场上死亡的。

由于这些数字不正确,而许多朝战老兵及其成立的组织更努力推动要更正这些错误,他们认为要把这些非朝战死亡的数字跟名单剔除,既然是纪念朝战,就该是跟朝战有关的才行。虽然有点小心眼,却也不能算错。把非朝战战场上死亡人员剔除应该是可以理解的,例如,中国方面可没有把当年解放军南方各省演训意外死亡人数也算入朝战烈士吧?同样地,这些非朝战死亡的美军人员,自然不该纳入统计。

美国国防部里为了这个问题,特别要求信息服务中心执行一个特别计划,就现有其它数据交相比对,尝试建立起最接近实际数字的数据,近几年来公布的数字变动不大,不过还没全部完成。在这同时,美国战争纪念碑委员会仍然在接受民众对上述37,000人名单的更正,最新的数字是38,424人;不过,他们并没有把非韩战死亡的部分剔除,而是把民众提供在韩战中死亡的亲人数据加入。

在把非朝鲜战场死亡人数剔除,以目前信息服务中心提供的最新数字是:

美军在韩国战场上:

战斗死亡 33,741人(含失踪)

其它原因死亡 2,835人(含失踪)

共死亡36,576人(含失踪)。

负伤103,284人(人次,非人数)。

这些伤亡中中国军队杀伤的约为三分之二,人民军约占三分之一!也就是说抗美援朝中国军队直接歼灭美军两万多人!

朝鲜战争五大山地攻防战:

一:上甘岭

交战方:中国军队 美韩联军

上甘岭战役从1952年10月14日至11月25日,历时四十三天,双方在面积仅3.7平方公里的两个高地进行了激烈的争夺,投入的兵力、兵器逐步增加,由战斗发展为战役。志愿军参战部队依托坑道与敌反复争夺二十九次,击退敌营以上规模冲锋二十五次,营以下冲锋六百五十三次。最终只失去了537.7高地前沿的两个班阵地。战役中志愿军共投入步兵为十五军四十五师之一三三团、一三四团、一三五团,二十九师之八十六团、八十七团;十二军三十一师之九十一团、九十二团、九十三团,三十四师之一零六团,合计十五军5个团,十二军4个团,共9个步兵团加上战役中陆续补充的2000余新兵,共4.3万余人。投入炮兵部队有:炮兵第二师、炮兵第七师、火箭炮第二零九团,第六十军炮兵团,共11个炮兵营,计山、野、榴炮133门、火箭炮24门、迫击炮292门[3] )。高炮部队有:高炮第六零一团、六一零团各一部,高炮独立第二十营、独立第三十五营,计高炮47门。“联合国军”共投入步兵有美第七师3个团、韩第二师4个团、埃塞俄比亚营、哥伦比亚营。地面部队合计7个团又2个营。(中方认为韩第九师3个团、美军第一八七空降团参加了战斗,但没有对方材料的证明)支援部队炮兵十六个营又3个连,8个坦克连,以及各直属队及第105新兵编练师9000余人,参战总兵力约4万人。共有105毫米口径以上火炮300余门。坦克2个营,170余辆。航空兵1个大队,飞机约100架,共出动约3000余架次。

此役我军伤亡1.57万,美韩联军2万

二: 白马山

交战方:中国军队 韩国军队

白马山战役(韩文:,英文:Battle of Whitehorse Hill)是朝鲜战争进入阵地相持战后的一次战役,交战双方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和韩国军队,1952年10月6日至14日发生于朝鲜境内铁原西北大约10多公里处的白马山。享有“万岁军”称号的志愿军王牌第38军以114师340团2个营兵力,于10月6日凌晨开始进攻由韩国军队第9师第30团第2营防守的白马山。由于志愿军作战计划事先被泄漏,韩军第9师在美国空军和炮兵支援下,作了大量炮火及兵力准备,迫使第38军依次投入4个团的兵力,营级攻防战斗逐步升级为战役级规模。历时9个昼夜,第38军在付出了重大伤亡代价后,反击281.2高地(联合国军称箭头山)失利,反击394.8高地(联合国军称白马山或391高地)久战不决,最后被迫撤出战斗。

此役中国参战人数15000,韩国12000,伤亡:中国 伤亡6,700人(中方记录)14,322人(韩方记录) 韩国 伤亡4,000人(韩方记录)

三:血染岭

交战方:北朝鲜军队 美韩联军

1951年8月18日,南朝鲜第5师第36团开始了对以后被命名为血染岭的983高地的攻击。983高地位于大愚山(1179高地)和白石山(1142高地)之间的一座孤立小山,居高临下可以俯瞰沿水入川和西川北上的两条公路。夏季攻势的目标之一就是这个983高地。范弗里特上将指示这次攻击时,曾对作为阿尔蒙德中将的后任第10军军长的克洛威斯·E·巴亚斯(音译)少将作过如下的指示:“为了掩护堪萨斯线,增大防御纵深,必须夺取983高地。另外为了完成对‘亥安盆地’的大包围,和威胁文登里以扰乱敌人的后方,也必须夺取成为其门户的这个高地。虽然敌人的阵地可能很坚固,但只要是集中炮兵予以打击,就不会有多少困难了。

美第2师长拉夫纳少将以师的全部火力(中、轻炮7个营共126门和中、重迫击炮72门)支援这次攻击,并亲自到德谷里的团指挥所,师参谋长前出到杜密岭的团观察所为黄烨上校指挥的团的攻击准备工作提供建议。支援火力在4公里的攻击正面约为200门,1公里相当于50门。这样的密度在这次战争中也是罕见的,这体现了范弗里特上将让南朝鲜军队树立起自信心来这种想法的热情。

8月18日6时,约200门火炮和迫击炮一齐开始了攻击准备射击。由于当时正在下雨而中止了空军支援,准确地破坏射击没有希望了。但因拉夫纳师长规定的是“在这次攻击中弹药没有限制”这样的方针,所以炮击用“非常激烈”这样一个词就可说清了。目标高地和中朝军的炮兵和迫击炮阵地完全被爆炸的烟尘所覆盖,使人感觉好象一个活人也没有了。在这9天的战斗中所消耗的弹药仅炮弹就约有36万发,相当1门炮发射了2860发(平均一门炮1天320发)。这就是所谓的范弗里特弹药量。

北朝鲜军在受到集中炮击时,在掩蔽部里待机。当炮击停止的同时就进到射击线上开始投掷手榴弹和机枪射击,所以怎么炮击也收不到压制的效果,仅仅从正面攻击是不会解决问题。 这种战法是面对具有绝对优势火力的敌人进行防守时的一种战法,在太平洋战争时期,坚守时间比较长的先例也几几乎乎都是采用这种战法,这是用地形来弥补火力上的劣势。

8月31日,美第10军全线同时开始了第二阶段的作战。美军第9团(林奇上校)接替南朝鲜36团攻击血染岭,该团8月31日和9月1日从正面进行了攻击,仍然没有成功。该团的攻击和南朝鲜第36团的攻击采用相同的方法,因此遇到了几乎相同的经过和失败。无论怎样炮击,北朝鲜军躲在反斜面的坑道内,在美军将要突然进到山顶阵地时,突然予以猛烈射击,因此每次都遭到重大损失。虽然几次改变攻击方法,但还是被潜藏在反斜面深深的堑壕中投掷手榴弹的北朝鲜士兵所打败。

美第2师估计,北朝鲜军仅在血染岭遭受的损失就在1.5万人以上。在从8月18日到9月5日攻击血染岭的3周时间内,联合国军所受的损失实际是战死326人,负伤2032人,失踪414人,共计2772人。在长达200公里的战线上夺取一个不过象个瘤子似的4平方公里的小山包,就需用3个星期的时间,近3000人的损失36万发炮弹。

四:伤心岭

交战方:北朝鲜军队 美国军队

范弗里特上将在血染岭的攻击开始陷于僵局之时,就设想在中、东部战线进行一次大规模的作战,将此命名为“Talons”(猛禽之爪)计划,于8月末提请李奇微上将批准。这是一座胆小的人一看就会胆怯的山岭,从主脉向东西延伸出的无数支脉会使人想起鱼的背骨而感到毛骨悚然。目击这个山峰战斗的新闻记者喊出了HEART BREAK RIDGE(意为伤心岭或断肠岭)。

支援攻击的炮兵有105榴弹炮两个营,155榴弹炮两个营,200榴弹炮一个连共计76门,用来夺取南北4公里多长的山峰被认为是充分够用的。

9月15日,美军第9团第2营在象要“炸掉山顶”那种程度的支援射击的掩护下再次发动攻击。美军第23团对伤心岭的攻击到第14天了。由于“两个星期无益的攻击”遭受了950人(32%)以上的损失。美第2师的损失合计为1670人之多。

五:金日成山脉

交战方:北朝鲜军队 美国军队

美第10军为了谋求完成“秋季攻势”的目的,于10月15日开始了全面攻势。这是为了要报伤心岭之仇,这里所说的全面攻势是在血染岭和伤心岭。10月4日,也就是进攻的前一天,49架战斗轰炸机猛攻沙汰里周围,美军斯塔曼支队开始了佯攻。这时北朝鲜军在876高地的棱线配置的是第12师第3团,在其北侧棱线配置的是第6师第1团,在伤心岭配置的是该师第15团,采取了死守的态势,但因自8月18日以来受到不间断的攻击,各团都减员到不足1000人了。

10月5日傍晚,美军将近300门的火炮和迫击炮对美军第9团和第38团的攻击正面开始进攻火力准备,接着海盗型飞机对成为炮兵死角的山谷间投掷凝固汽油弹和加以扫射和轰炸。

美国公开史料也称赞美军第23团英勇作战说:“不到战死或因负伤不能进行战斗时就不停止抵抗,被俘的人极少,而且没有见着一个没有带伤而被俘的”。但在13日拂晓法国营攻上山顶,给那么激烈的战斗打了终止符号。从第23团开始攻击伤心岭算起,这是第30天的事。

这次“底线得分”作战好歹算是取得了成果,但付出的代价也是非常大的。该师的死伤人数为2030人,加上第一次攻击时的损失为战死597人,负伤3064人,下落不明84人,合计共达3745人(为编制的22%),其中有1832人是属于第23团的。

另外,弹药的消耗量也庞大到惊人的程度,总计为:76毫米坦克炮弹6.2万发;105毫米轻炮弹40.1万发;155毫米中炮弹8.4万发;200毫米榴弹炮弹1.3万发;60、81、107毫米迫击炮弹11.9万发;57、75无后坐力炮弹1.8万发。

由于这次攻击是在险峻的岩山和深谷进行的战斗,所以迫击炮弹的消耗比预想的要多,首先是81毫米迫击炮弹不足,接着是107毫米迫击炮弹缺乏,为此从日本空运来1万发,从釜山将2.5万发由特别专列火车“突进”运来,才算凑合着敷衍了过去。巴亚斯军长充分考虑到所集积的弹药也还是不足。

承受了如此大量的钢铁而在“用鲜血保卫高地”的北朝鲜军遭受的损失好象是极为巨大,估计北朝鲜第6师、第12师、第13师和中国第204师的损失达2.5万人(确认遗体,1473具,估计死者8389人负伤者14204人),其后,北朝鲜第5军一直到停战没有在第一线出现过。

可是把战线仅仅从血染岭向北推进到约10公里的文登里、就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和付出了约6000人的伤亡,军需品的消耗达到了天文数字。这实在是一次高代价作战,是一场极不合算的战斗。

分享到: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点击加载更多
© 2016 2017博彩送彩金网址,比较正规的网上博彩,正规博彩网站导航 http://www.look-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京ICP证14014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116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xxx@xxx.com